“动漫之都”用实力向世界传递中国的声音

近日,国家广电总局公布了2018年第四季度优秀国产动画片目录,其中,3部杭产动画片入选。加之前三季度的9部,2018年,杭州以12部动漫精品的杰出成绩,继续蝉联国家广电总局推荐播出优秀动画片最多的城市,用实力打造了杭州“动漫之都”的金品牌。

动漫,不仅是孩子们的美丽幻想,也是成人们的童趣梦想。

在杭州,动漫作品也在越来越多呈现出多元化趋势,不仅有小朋友们喜闻乐见的天眼、小鸡彩虹、阿优,也有青少年喜爱的秦时明月、乌龙院,如今还有主旋律主题,连成年人也爱看的动画片《领风者》。

而杭州层出不穷的优秀作品的背后,有更多为之努力和奉献的动漫人。越来越多的杭州高端动漫人才在世界崭露头角,让世界听到中国动漫的声音。记者 李筝

见习记者 陆骁 金盈盈

2018年度入选总局推优目录的12部杭产动画片

《秦时明月之君临天下》

《乌龙院之活宝传奇》

《阿优的烦恼》

《天眼归来》

《洛宝贝》

《刀尖》

《小鸡彩虹》(第五季)

《阿优的实验室》

《口袋森林》(第一季)

《小鸡彩虹》(第六季)

《乌龙院之活宝传奇4》

《星学院III之潘多拉秘境》

谁说马克思 一定是大胡子

这个圈粉无数的主旋律动画是杭州制造

最近,一部杭州制作的国产原创动画《领风者》圈粉无数,在哔哩哔哩网站(B站)上线不到一个月,播放量超过600万人次。

这部全景式展示青年马克思亲情、爱情、友情、理论的动画,对马克思主义理论进行了深入浅出的阐释。

“历史是严肃的,但这不意味着叙述历史就得死气沉沉,主旋律作品也可以生动幽默。”《领风者》导演、来自杭州娃娃鱼动画的肖志朝说,《领风者》的制作历时一年多,其间进行了无数次情节修改、美术风格测试,制作团队执着到每一个细节都有历史依据可循。

最难的是如何将宏大的内容转化为年轻人爱看的内容,为此,娃娃鱼买了大量书籍潜心研究揣摩。“我们经常假设,自己身处在那个场景会怎么说怎么做,为了一句合适的台词,可以讨论半个小时。”

B站开播的同时,《领风者》同名图书、舞台剧等全产业链的IP系列产品也陆续面世。

走近全球顶尖电影节——国际视野下的杭州动画导演

去年入选奥斯卡评委,今年携长片《大世界》冲奥

刘健:好片子就是用好故事表达好的世界观

刘健的名字为大众熟知,是在2018年的奥斯卡金像奖上。

去年,他作为中国动画导演入选奥斯卡电影评委行列,成为其中极少数的华人面孔之一。而今年,他的作品《大世界》冲入奥斯卡25部最佳长片动画电影的初选名单,又一次代表中国动画,让世界聚焦。

中国内地入围奥斯卡的唯一动画长片

四年,一个人每天画8-10个小时。800个镜头,4.4万张画稿,一人身兼导演、编剧、原画、剪辑、配音、海报、后期……刘健独自完成了电影95%的工作。“剧本前前后后改了几十稿,打磨到后来,觉得某个人物的台词多一句、少一句都是问题,因为这些都是当下场景里某个情绪和状态的表现。”

故事的灵感,也几乎都来源于身边的人和事。从“小人物”出发表现“大世界”,为了还原“草根”特性,刘健还特意找了最亲近的朋友给“小人物”配音,“我把片子里人物的特色都保留下来,比如‘乡音’,这是最真实和接地气的元素。”

继入围第67届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金熊奖和获得 54届金马奖最佳动画长片奖后,去年《大世界》又完成了美国30多个城市的首映。2019年,这部心血之作终于与奥斯卡有了正面交集,成为中国内地入选的唯一动画长片。

好片子=用好故事表达好的世界观

《大世界》是一部成人动画故事。讲述中国司机小张为挽回女友古琦琦,抢劫了建筑公司工资款作为她的整容费,后来这笔款项不仅被建筑公司刘叔追讨,也被江湖大盗、古琦琦的姐姐及其男朋友盯上,在你追我逃的惊险过程中发生了系列啼笑皆非的故事。

片中每一帧场景画面,都是刘健考察过实景后再选取最有特色的元素画出来的。“画一个网吧,我要看十来个;修车摊上的霓虹灯招牌,一般总会少几笔;快餐店里的红黄菜牌通常会有点简陋;小网吧里电脑网页下方跳出来的小广告,也是不可忽视的细节。”无论是动画还是电影,刘健对自己的要求始终是“做到匠人匠心”。在他看来,一幅动画全景的描线加上色,花掉半个月时间也是值得的。

“我想用动画电影的方式,表达我对世界的一些看法及思考。”目前,《大世界》的版权已经卖到了全球30多个国家。“我眼中的好片子,一定要有创造性。要有好的故事,去表达一个好的世界观。”

奥斯卡选动画电影将呈现更多元趋势

第二年参与奥斯卡投票的刘健坦言,对于获奖动画电影的选择,奥斯卡相比欧洲电影节更商业化,但今后的发展会呈现更多元趋势。“今年入围动画长片初选的有25部,短片有五六十部,要在其中先选出五部提名作品,最后再投获奖的一票。”在刘健看来,每年奥斯卡动画短片的竞争都非常激烈。不过令人惊喜的是,本届奥斯卡提名最佳动画短片作品中,《包宝宝》和《冲破天际》都饱含中国元素。“中国元素在海外还是非常吸睛的,相信以后一定会有更多更好的中国动画电影作品出现在世界平台,让更多的人看到并肯定。”

“中国的动画电影还刚刚起步,提升发展空间非常大,这需要我们每个创作者脚踏实地面对动画电影,真诚地去面对观众,面对艺术。”

下一部动画电影,一定会有杭州元素

回到校园,刘健作为中国美术学院影视与动画艺术学院副院长、副教授,关心的依旧是学生们的专业水平。“美院的孩子都有很好的美术绘画基础。对于动画创作,这是非常重要的先决条件。”看到近年来一大批优秀学生在国内和国际的动画竞赛中取得成绩,他很欣慰,“像今年第69届柏林电影节上,就有2018届毕业生的作品获奖,这是非常值得骄傲的事情。”

伴随中国动漫产业的蓬勃发展,“动漫之都”杭州也不断在向全球发声。“现在杭州的文化经济环境,各方面都充满了活力和希望。”站在国际视角,刘健对于杭州的动漫发展前景非常乐观,

去年12月,刘健的师生团队共同创作了动画作品《良渚》,汲取水坝、城墙、玉、饕餮纹等良渚五千年文明的素材,讲述良渚文化的由来和演变。

未来在他的动画影像里,还会有杭州元素吗?刘健笑着说,“在我下一部的动画电影里,你们一定会找到。”

临安人去年以短片《白鸟谷》获得奥斯卡提名

不思凡:做热爱的事,一切困难都可以克服

第91届奥斯卡金像奖获奖名单中,华裔女导演石之予执导的《包宝宝》获最佳动画短片奖。在被提名的其他四部最佳动画短片中,《冲破天际》是武汉出品的纯中国制造。

国产动画片并不是第一次入围奥斯卡,杭产动漫也曾享受这样的荣誉。如今年刘健执导的长片《大世界》,以及去年由不思凡和人狼执导的短片《白鸟谷》。后者曾入围第90届奥斯卡动画短片提名大名单,2017年6月还曾获得法国昂西动画电影节儿童评委短片奖。

自学成才的动画导演,曾在电信局工作十多年

不思凡原名杨志刚,临安人。

一身运动装的不思凡身材健硕,看起来不太像个70后。他说话斯文,语速也不快,但谈起动画难掩锋芒。

和很多动画人一样,不思凡并非专业学动画出身。他从小就爱看漫画,从最开始的连环画到后来的日本漫画,都一直在助燃他做漫画家的梦想。“没想到后来做了动画。但对我来说这也在‘不忘初心’的范围内。”早在互联网起步时,他就自学flash动画,在闪吧等论坛上发表作品,反响不错。

进入动画行业之前,不思凡在老家临安的电信局工作了十多年。2008年,他放弃“铁饭碗”,并和朋友在杭州成立了娃娃鱼动画工作室。他说,自己进入这一行的时候已经32岁了,再不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,以后可能就没机会了。

做原创难吗?当然难。起步阶段,许多小工作室都靠做项目来“养原创“。而2015年,动画电影《西游记之大圣归来》的成功成为他事业的转折点。资本进入动画行业后,原创动画的生存空间变大,并随时间的沉淀渐趋成熟。

不思凡并不“高产”。但是从2004年的flash动画《黑鸟》,到小范围里获好评的《小米的森林》和《妙先生》,在豆瓣网上,他早期的每部作品的评分都在8分左右;而电影《大护法》现在已有二十多万人评价,依然保持着这个水平。

最满意《白鸟谷》的东方意境

《白鸟谷》讲述了影片男主角在追寻白鸟的过程中直面内心阴暗,最后获得新生的故事。影片短短15分钟,但制作周期长达一年。正片发布之前曾发布过部分有台词的分镜,但最后的成片没有一句对白,完全靠画面和音乐叙事,画风极具美感,人物勾勒简单唯美。

有评论说,影片带有浓重的不思凡惯用风格,隐喻重过故事,非常意识流,没有背景故事也没有前因后果,解读空间大。不少网友则抱怨“看不懂”。

不思凡则认为,“每一部作品我想表达的东西其实不多,比如说这部作品我想表达阴阳的思想,那部作品我着重突出对生命意义的思考。我并不希望观众去‘看懂’它。”不思凡说,“观众对《白鸟谷》的解读,其实都是自己观点的一个投射。它是一面镜子,你在想什么,它就是什么。”

不思凡说,对于《白鸟谷》最为满意的地方,便是他将自己梦中的东方意境淋漓尽致展现出来了。他小时候在浙西乡下长大,常与大自然接触,这也影响了他的创作风格,在绘制背景分镜时,他对绘制山水风景就比较顺手,因为风景早已经印在了脑海里。

做热爱的事,一切困难都可以克服

“今年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的获奖者是华人,这是非常好的开端。业内有很多优秀导演一直在为东方文化的呈现不懈努力,好作品会越来越多。”不思凡说。

至于入围奥斯卡,他谦虚地说,可能正好自己的作品有引起评委共鸣的地方。“奥斯卡有奥斯卡的偏好,戛纳又有戛纳的评价体系,创作者不该去投其所好。最重要的是,创造者要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,要忠于自己的创作。”

2019年,不思凡暂没有推出新作的打算。“作品想要上一个台阶,必定会有困难。我当然希望自己和更多人有共鸣,但是总是会有人说我的作品‘看不懂’或‘隐晦’。这种时候我就需要去调整,去跳出固有的经验。”

“做自己热爱的事情,一切困难都是可以克服的。”不思凡笃定地说。

墨西哥国际电影节亚洲动画评委第一人

李炼:最好的创意是让全世界与你共情

从1986年春天起,墨西哥第二大城市瓜达拉哈拉每年都会举办为期一周的电影节。经过30多年历史积淀,瓜达拉哈拉国际电影节(FICG)已成为拉美地区最有声望的国际电影节之一。

本周,第34 届FICG正热火朝天地举行,放映来自世界各地的电影共217部,500多位电影人共聚一堂。创始人、奥斯卡获奖影片《水形物语》导演吉尔莫·德尔·托罗(Guillermo del Toro)首次开设国际动画单元,而首位受邀担任动画评委的亚洲人,是从杭州走出去的动画导演李炼,他与来自美国、墨西哥、西班牙等国的6位电影人共同参与今年最佳动画影片的评选。

作为著名杭产动画品牌《昆塔》的掌门人,李炼让许多人看到了国产动画的惊人成长和美好未来。没有一个成功是轻松而就的,也没有一次对世界电影的叩门是不饱含辛苦与热爱的。如何让更多中国动漫走向国际?他的答案是:心怀世界,引人共情,方能成功。

不忘初心坚守梦想

五年磨出一柄中国动画利剑

1993年,李炼在杭州创立了浙江博采传媒有限公司。二十多年来,从“农夫山泉有点甜”到“我们是大自然的搬运工”,李炼带领他的博采传媒,在中国首创了纪实风格的广告片类型,获奖无数。

“梦想是个不会停下来的东西。”深耕广告业十余年后的2008年,他开始着手实现自己动画电影的梦想。“我不认为中国动画做不好。”为了做一部优质的中国动画电影,李炼凭借着一股执拗劲儿,花大代价引进了当时国际一流的制作设备,并与境外厂商对接,学习前沿技术。

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。2013年,中国首部原创3D动画电影《昆塔·盒子总动员》成为了他的首份答卷。它是中国第一部按照好莱坞标准制作的原创3D动画电影,也是中国第一部国际化语境的动画电影,成为了当年行业分水岭的精品佳作。同年,电影还获得了国际3D协会(I3DS)的杰出成就奖,该协会同样垂青过《阿凡达》、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等知名奥斯卡获奖影片。

一次成功并未让李炼满足止步,愈加激起他挑战中国电影市场现状的决心。2017年,昆塔系列电影第二部——《昆塔·反转星球》作为中国首部科幻题材的3D动画电影在国庆档上映,不仅一举拿下当年国庆档动画电影票房第一名,还成功登陆欧美电影市场,并斩获2017加拿大中国电影节最佳科幻动画片奖等奖项。

电影《昆塔》系列的诞生,让更多人看到了中国国产动画惊人的世纪跨越,精致细腻的CG动画效果已经达到世界先进水准,李炼也因此在动画电影领域拥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。

“技术是实现创意的根本,电影后期行业没有技术,就等于缺失了很多创意”,但李炼依然坚信,“最好的创意,一定是由情感而来。这个世界上只有情感是共通的,无关乎语言、国籍和种族。我的电影,就是希望通过至深的情感与世界各地的观众共情。”

刻意的民族元素未必加分

直触人心的情感才是关键

这一周在墨西哥担任评委,李炼每天的工作行程都安排得很紧凑,“每位评委都要对入围的动画电影发表自己的意见,再通过集中投票来选出获奖影片。”

全球评委眼中的好作品是什么样的? “无关乎国度或某种特定元素,关键取决于电影故事的情感,是否能触动所有人的心。” 李炼一针见血。

入围此次瓜达拉哈拉国际电影节的九部动画电影中,有两部来自亚洲,但从电影风格来看,都没有强烈的国家属性。

“我们谈到一部电影的时候,大家总会在意是否有‘中国元素’。其实,我们的血脉里很难没有民族的痕迹,一切都会自然地流露出来,不必刻意强调。”对于中国动画电影,李炼思考更多的是故事内容本身的核心精神、价值理念和情感共通。

中国动画发展至今,在李炼看来,“无论是制作还是内容,一直在进步,而且是飞跃式的进步。”李炼认为,未来中国动画电影一定会越来越多元,“从最早的低幼向的动画电影,到现在偏成人化的动画电影,动画电影的门类会越来越丰富。”谈及杭州的动画产业发展,李炼表示,全国能够拥有动漫节的城市并不多,杭州整个城市的动漫艺术氛围也是最浓郁的,期待未来会有更多亮点。

据悉,博采传媒正与墨西哥艺术家联手合作打造动画电影《垃圾王国》,预计再过1年,这部国际化的影片就能与全球观众见面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